• <bdo id="wes4m"></bdo>
  • 您好,請 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連載小說>都市|言情>
    走向仕途》 第3卷 艱難的歲月
    第61章 六十一

      六十一

      到了村口的那棵大槐樹就算進鎮了。還不到十二點,沒有什么風,陽光不動聲色亮晃晃地照著,但并不是十分的熱。沒有了城市里的郁悶和喧囂,村莊讓人感到很暢快靜謐,天空是那么高遠,朵朵白云點綴在藍天上煞是好看。楊輝注意到鎮上不少人家沒砌院墻,門口旁邊有石碾子,碾子前面有很大的菜地,用棉花秸子或玉米秸子或者圪針棵子圍成柵欄以擋家禽,菜地中間栽著一兩棵梨樹或者核桃樹、桃樹。梨樹上結著小小的青梨。幾只母雞簇擁著一只公雞聚在樹蔭下自在地扒拉著虛土,尋覓食物。碾盤下面臥著的小貓小狗,聽不見鼾聲卻也相安無事。在院子的一個角落里有石頭砌的豬圈,有一兩頭肥豬側躺在豬圈的涼臺上不時發出熟睡的鼾聲。滿眼都是很純樸的田園色彩,連陽光和空氣中都氤氳著泥土和植物的味道——如果你仔細嗅嗅鼻子,還依稀可辯有股芳香、腐殖物和動物尿屎的氣味。多么熟悉的沁人心脾的味道啊,這讓杜懷誠感到無比的自然和親切。

      但即便杜懷誠一直在農村長大,他也覺得這個村鎮田園趣味來得有點兒太“古樸”有點兒太“純粹”了一些,世外桃園的意思太濃了。思著想著他忽然就冒出一個念頭:如果眼睛沒有看到路邊的電線桿,誰敢說宋元明清時代夏季的某天某地不正和此刻的氛圍仿佛呢?想到這里他心中就漾起了他習慣有的浪漫懷古情結,有點不知今朝是何年身處何地的感覺。他不由得想起了東晉的陶淵明《歸園田居》里的詩句來,不知不覺朗誦出聲: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誤落塵網中,一去三十年。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開荒南野際,守拙歸園田。方宅十余畝,草屋八九間。榆柳蔭后檐,桃李羅堂前。曖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巔。戶庭無塵雜,虛室有余閑。久在樊籠里,復得返自然。聲音低沉憂郁,卻多了一份感傷。

      楊輝說:“聽聽,我們的大詩人有感觸了。”

      杜懷誠拍拍頭,返回現實中,他想也許是因為這鎮子太小了,又遠離城鎮,地處偏僻,少了現實社會更多的攪擾才獨有了這份純樸氣息。但馬上他又想起年節時的見聞,不覺嘆了口氣,也許沒有多少日子,這里的古樸和靜謐,這里的一切都會被現實的浮躁和近利沖擊的煙消云散。

      懷誠家早砌了紅磚到頂的新房子,就在鎮子西頭,以前小南街的老房子和鄰居對換了宅基給早幾年結婚的哥哥砌了五間,就在緊鄰大隊部的西邊。幾人過了小南街往西拐時,楊輝突然訝然地輕叫了一聲。大家看過去,就在前面不遠處路邊的一個茅廁里,一個女子正在里面蹲著撒尿,茅廁就在豬圈的一角,圍墻沒有一米高,懷誠他們在路上就能看到她白花花的屁股。見高慶昌他們幾個過來了,那個女的趕緊提起褲子站起身,一邊系著褲帶一邊側過頭來打招呼:“懷誠哥回來啦,還不到放暑假嗎?”臉上綻出燦爛的笑,很自然,一點沒有窘迫害羞的意思。——竟是個十八九歲的姑娘。“嗯呀!秀蘭,回頭到我家來玩啊!”杜懷誠高興地響亮回答她。三人走出十幾步,楊輝忍不住輕聲說:“天啊,怎么就在路邊上,也不怕人看見……”杜懷誠說這要什么緊,農村人沒有那么多講究的,都是習慣養成的。又說自己家的茅廁不是這樣子的,這個你倒是不必擔心。楊輝說你家的茅廁要是這樣我憋死也不敢去的。

      杜懷誠家一溜五間紅磚到頂的瓦房,四間東廂房,院落很大,有八九分地,里面很是寬敞,院門東開臨街。門外有幾畦菜地,韭菜長勢很好,豆角剛剛開花,幾垵大蒜是驚蟄節里種下的,端午節前就要收獲了,如今還沒立夏,幾垵大蒜正長勢喜人,有的還長出了蒜苔。大門鎖著。杜懷誠說他爹娘可能澆麥地去了,說著話就像變魔術似地從門框下面的流水道里掏出一串兒鑰匙開了門。進了院子,推開屋門,頓時感到里面比外頭陰涼多了。杜懷誠把大家的包收到一起放到炕尾,說你們先坐著喝點水,我去麥田里看看喊大人去。他從櫥柜上的暖壺里倒了四碗白開水涼著,急忙忙地出去了。

      喝過水后的楊輝好奇地在屋子里觀察起來。屋子的北墻顯眼的位置掛了毛主席像,畫像兩邊是一幅對聯,上聯是“翻身不忘毛主席”,下聯是“幸福常念共產黨”,畫的右下方掛著兩個鏡框,里面插著很多照片,隔著桌子,人物看得不大清楚,楊輝便要搬凳子站上去看,高慶昌笑著對她說:“你這樣子被人家看到了還以為杜懷誠家來了個瘋丫頭哩!”她聽了一吐舌頭,把已經蹺上凳的一只腳趕緊拿了下來,順勢轉身一屁股坐在上面。  

      幾個人正在看著照片,杜懷誠就吆喝著進了院門,后面跟著他的父母。他父母親是澆麥去了,褲腳卷到膝蓋,赤腳上還沾著沒洗凈的泥。杜懷誠幾個同學的到來讓父母很高興。楊輝嘴兒甜,馬上站起來喊了“伯父”、“伯母”。高慶昌孫東貴也起身跟著喊了。杜懷誠的父母還有些拘謹哩,笑咪咪地應了。兩個人都是五十多歲的樣子。懷誠娘要老伴趕快去廚房燒火,說別把三個孩子給餓壞了,早飯又沒吃正經東西。

      楊輝說,那我去給大娘幫忙。懷誠娘說,閨女你就安心歇著吧,聽懷誠說你們在縣城吃了碗腌肉面先墊補了一下,根本沒有吃飽的,中午咱就嘗嘗大娘做的面條呀,肯定不比人家的味道差的。

      楊輝說:“大娘,那我就跟您學學做面條的手藝。”

      大家在院子里的樹蔭下支起小木桌,懷誠陪著高慶昌、孫東貴喝茶閑聊,懷誠娘和存德老漢開始做飯,楊輝跟在懷誠娘屁股后面轉呀轉的,唯恐漏看了一眼。懷誠娘邊干邊講,她說這腌肉面可是咱新鄉的名吃,和面可是有講究的,通常是生面加精粉、食鹽和堿面先和好,揉團,蒙上濕布放五六個小時才搟,這樣的面有韌勁,易于搟薄切細,沸水出鍋有光澤,面勁道滑潤。這里面的竅門是配料要正好,堿面擱多了搟出的面就會發黃發硬,放的少了,面條不勁道,面和的要熟,軟硬要恰到好處,這樣搟出來的面條才會口感韌性十足。這和做湯面的面條做法稍有不同,做湯面和的面要軟些,那樣煮出來的湯面才更有面味。而腌肉面的面條要稍硬些,這搟面煮面都是要講究火候的,最要緊的是這腌肉,這可是咱新鄉的特產,咱家的腌肉是我去冬就弄好了的,有一種獨有的咸香味。冬天臘月里準備了上好的豬肉,肉經過冰天雪地略凍一凍,先提前準備好大鍋,燒好熱水,將肉清洗干凈,放到鍋里加鹽加煮肉專用的調料煮到八成熟。開鍋前添加硝鹽,硝鹽添加可是個技術活,將硝鹽放到鐵勺中加上燒紅的木炭形成劇烈燃燒,燒到一定火候快速澆到煮肉的鍋里,這里要注意安全防火防燙傷,硝鹽適量、掌握好火候。八成熟的肉切成小塊備用。準備兩個小鍋一個上糖色,一個放少部分油燒熱。上糖色時要先將炒鍋擦干凈炒熱,倒入一些油,待油熱后,放入白糖,隨即用菜勺不斷攪動,此時隨油溫升高,糖開始熔化起泡,待泡由大變小,油面全部翻起,色澤由淡黃變棗紅或深紅時,糖色即成。先將肉塊放入糖色鍋,上色。再放入油鍋炸一會兒去除水分,炸好后,放入洗凈晾干的甕里,甕的大小根據肉的量準備,放一層肉加一層大鹽粒子(食鹽也行,不過沒那么好吃,也容易壞),別怕鹽多。將肉全部放到甕里后將翁放到避光陰涼處,放一段時間,幾個月后再吃,咱山區群眾技術好的能將肉腌對頭一年,這樣腌出來的豬肉,風味獨特、香而不膩。做面時將腌肉加土豆(現在也有加上幾根油菜的,有點綠色也挺好的)、豆角、粉條一起燉制成菜,粉條一定要用純紅薯粉的,那種土豆粉的不行,澆在沸水出鍋的手搟面上,這樣一碗腌肉面就算是做好了。

      幾個年輕人支棱著耳朵仔細的聽著,他們想不到一碗普普通通的腌肉面竟然有這么多的工序,并且每一道工序都有對技術火候的把握。

      工夫不大,腌肉面上桌,大家邊吃邊品評,說這面就是韌性、勁道,略微含堿味,腌肉香而不膩、再加上土豆、豆角、以及粉條燉制的鹵菜,味道真是絕了,讓人吃了一碗還想著下一碗,在縣城面館里吃的差太多了。幾個年輕人除楊輝一個女生外,三個小伙子就像是在比著賽著的,每人整整吃了兩大碗。

      大家吃過午飯,懷誠問父親下午干什么,自己和同學可以去幫忙。父親說,麥地澆完了,這兩天地里沒什么活兒,一會兒我和你娘去菜園轉轉,有什么青菜順便弄回來,你就別惦記了,同學們來一次不容易,你就多陪陪你同學,家里事不用你操心的。懷誠正和父親說著話,那邊楊輝叫他過去。杜懷誠就過去,“我想上廁所……”楊輝突然悄聲對杜懷誠說。杜懷誠也壓著嗓子說你到院子里上啊,又說:“我還是先去看看吧。”說著站起來出去到院子西南角豬圈那邊察看。茅廁便在豬圈的兩個角兒上,磚頭壘砌成,上面還搭了石棉瓦,里面一個矩形的洞口,下面直通豬圈,人蹲在上面大小便,豬可以在下面吃屎喝尿。茅廁里倒是干凈,他出來看看,兩頭豬在晾臺上面對面側躺著均勻地打著鼾熟睡,他就對跟在后面的楊輝說,去吧,注意圈里的豬。說完有些躊躇地走開了。他不大放心,怕圈里的兩頭豬起來了去搶吃屎尿,嚇著了楊輝,她沒上過這樣的茅廁呀。

      楊輝見杜懷誠走開了,便往茅廁走去。她慢慢解開褲帶,褪下褲腰小心地蹲下身小便,剛才在晾豬臺酣睡的兩頭大白豬醒了,聽見有人撒尿的聲音,呼地翻身站起來,一頭順著上豬道飛快地跑下,另一只更干脆,直接從晾豬臺上躍身跳到圈坑里,肥碩的身子只一躥,兩只肥豬爭搶著把頭鉆進了漏屎尿的洞口,豬頭可勁的向上伸著,沖著楊輝吱吱吱地叫喚——跟她要東西吃呢。楊輝嚇得“娘呀”大叫一聲,一提褲腰趕忙站起身,她剛剛小便完。杜懷誠走過來,拿根玉米秸桿子把豬趕開了,對楊輝說:“怕什么?別讓它們拱著就行,沒事的,上吧!”

      杜懷誠就忽然想起上初中的時候,晚上在玉亭看電影,回家的路上在小樹林替金玲小便站崗,盡管環境不同,但事情是何其相似,只是人變了。她想起正月十七回省城的時候,金玲和自己坐在一起,車一開動她就把頭靠在了懷誠肩上,嚇得懷誠不敢動彈,下車時自己感到渾身酸疼,骨軟筋疲。想起這些他就有些怔怔地了。

      楊輝系好褲子,看杜懷誠還愣癡癡地背著她站在圈墻那兒,便說:“哎,好了。”一抹紅暈悄然染上了臉蛋。杜懷誠驚覺似地“噢”了一聲,慢慢轉過來,對她說:“真是城里的嬌小姐,還怕豬啊?”楊輝賭氣地說:“我就是怕,你家的豬真好色!”說著自己嘻嘻笑著趕緊走開了。

    發表評論

    評價:


    表情:
    (游客評論無需登錄,您也可以 登錄 后評論。)
    本章最新評論 查看本章所有評論
    贵州快36月24日
  • <bdo id="wes4m"></bdo>
  • <bdo id="wes4m"></bdo>
  • 江苏时时开奖结果 北京pk赛车10开奖直播 福彩25选7玩法规则 二十一点庄家爆牌概率 北京快乐8仼一选号技巧 53期开什么特马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直 大快乐时时全能王 7星彩开奖号码查询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